logo

当代教育网站:http://dajy.qikan.com:http://dajy.qikan.com

banner
2017年第3期

2017年第3期

           语音版       原貌版       文字版

教师心声

“差生”不应是我们心头之痛

字体:

 

差生不应是我们心头之痛

  贵州省三都县鹏城希望学校  韦正文

 

1

我正在津津有味讲解课文,小范突然举起手,我微笑地说:“小范,请讲”。小范说:“老师,这节课我没有讲话哇” !全班轰堂大笑。

小范是一个行为怪异的男生,他的书桌里没有一本书,有时满当当全是“黄果树”香烟盒,有时全部是牛奶盒,不知道他收集这些东西有什么用。从初一开始,我就上他们班的语文课,这个班是学校“特种部队”。学校明明知道分快慢班十分不利于孩子成长,不利于对老师公正评价,但因为急欲改变二流学校的现状,把有限的师资用在所谓的“刀口”上,还是分流出这么一些班来。老师们都不愿上这个班的课,甚至闹到要抓“阄”的地步。校长鼓励我“领导干部带头吃苦”,我是行政领导之一,责无旁贷。小范是这个金刚班中的金刚,个子矮小,但十分有号召力。记得有一次在县人民大会堂观看文艺演出,我进去时,里面黑压压满是人,正愁找不到位子,他发现了我,旁若无人的大声喊:“老师,来这里,我们腾位子给你。”他硬是强行安排两个男生同坐一张位子,腾出位子给我。他的侠义成就了他的威信,一群不愿读书的混混以他为中心人物,老师们提到他就头疼。

初二最后一个学期,小范配了手机。我估计这是他父母无奈的选择。这样的孩子再不盯紧,随时可能出问题,他与城里一帮已经不读书的小混混往来十分密切,节假日经常和他们轰着摩托车在学校周围的大街上狂奔,展示他们的车技。我一直闹不明白,他为什么沦落到这样的地步,她母亲也是老师,难道不懂得如何教育孩子吗?我迫切想跟他母亲了解情况,但一直没能实现。后来听班主任介绍说,当初生他时难产,母子俩都出现生命危险,他母亲对他太溺爱。班主任无可奈何,学校也不可能开除学生。

有一天上自习课,我负责到班上辅导。这时,小范的手机响了,我用目光制止他,希望他自觉关机。不料,他居然拿起手机对话。我走到他身边,他仍然在通话。我说:“学校早就规定不准在课堂上打手机,我每次进教室之前都事先关机”。他一付无赖的样子,手慢慢地移动手机,然后才关掉,眼里满是对我的愤恨。隔不到5分钟,我就听到小范周围发出轰笑声,我好象遇到了奇耻大辱,气冲冲走到小范身边,把他正在洋洋得意打开着的手机抢夺过来。原来,他手机里有一条黄色短信,他刚才在念这条黄色短信给邻桌听,引出轰笑。

我把手机交给校长,并建议校长在下学期开学时,是不是考虑给小范予以转学,否则,这个班会跟着倒霉。

为了处理这匹害群之马,学校专门召开了一次会议,所有的老师都认识小范,他手机里的短信很多,全都是黄段子,老师们在看,在议论,最后形成决议:再次请他的父母亲来学校商谈,为了他,也为了这个班,建议他父母把他转学,换一个环境。

新学期开学,他父母果然不让他来报名了,我们都舒了一口气。

 

2

可是,我和小范的正面冲突也开始了。他多次邀集城里的小混混到校门口公开叫嚷我的名字,有一次,他借醉酒之机用石头砸坏学校值班室的门窗,并和劝阻他的父母打架。他的父亲是一位公务员,对他也束手无策,只好叫来110把他带走。小范找我惹事不下五六次,让我不厌其烦的同时,我也惶恐不安,甚至连上街买菜都心虚,生怕被他暗算,他父母找到我,向我表示歉意,并安慰我说,孩子毕竟是孩子,希望我大人不计小人过,孩子迟早会懂事的。

事情闹到这样的地步,我不断的反思,不断的自问,我终于认识到师生造成这样的局面,主要责任在学校管理的粗放,在我本人对学生的心理辅导的缺失。我没有协助班主任做好针对性的观察和了解,对症下药,没有做到进行心理开导,挖掘他的闪光点,增强他的自信心、自制力,更没有处理好发生在他身上的偶发事件,缺乏用爱换来爱,用情唤来情的意识,而是凭意气办事,草率处理,激化矛盾,违反职业道德,抱着动一动他的念头,终于造成这样不可收拾的局面。

没有了小范,这个班果然稳定下来,一些经常旷课迟到爱捣乱的同学也看出了学校的决心,收敛了许多,但是,我的内心是隐隐作痛,无法平静,毕竟与人结仇结怨,而且是未成年人,我感到非常的失败。尤其让我沮丧的是,他的影响力没有因为他的缺位而淡化,班上同学还经常与他凑在一起。学校举办的课外活动,他都大摇大摆来参与,委实令我如芒在背。我和他的矛盾,也成了全校师生关注的焦点。

 

 

3

清明节,居住县城附近的一位男生邀请班上一部分同学到他家扫墓,班主任也去,问我愿不愿去?我觉得这是一次增进与同学交流感情的机会,于是答应前往。我们约定在县城南门的同心桥头集中。我和几位学生率先到达指定地点。我在心中嘀咕会不会有小范的参与,念头还没消失,小范就出现了,他骑着摩托车,车后载着家住县城的同学,我有几分紧张。同学下了车,小范又立即调头去拉人,像没有看见我一样。我决定利用这个机会正面跟小范接触。

当大家都到齐,小范准备离开的时候,我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说:“小范,欢迎你加入我们的队伍。”小范愣了一下,立即强装笑容地说:“我不去了,我还有事”。

我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内心释然。从他不断接送同学过来,明显看出他多么留意这个集体,多么渴望加入这个集体。也许,他很想一同和我们去上山扫墓,但因为有我的缘故,他临时改变去意,我一路上大胆地推侧:他一定还会过来。

果然,正当我们架锅做饭的时候,他突然出现了,还带来一大包饮料和果品。在大家忙碌的时候,我主动找他说话,吃饭的时候,我拉他坐到我旁边,他给我添饭,然后,说了让我终生难忘的一句:“老师,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我吃了最富回味的一餐饭。

 

4

返回学校,我把这个故事讲给校长听,讲给同事听。我深深地感觉到:孩子是在成长当中,他们尽管有这样那样的不是,但是,这是成长中的不是,是可以原谅的错误。有一篇文章的标题说得好:“他是铁的时候,为什么要求他是钢?”我们什么时候才切实转变多年养成简单粗暴对待像小范一样的“差生”?

我决定,1、主动邀小范返校;2、发动全校教职工以我和小范的活生生事例进行一次全校性大讨论,要求每个老师写一篇关于如何对待后进生的探讨文章,还责成政教处制订“补差1+2方案,“1”是一个老师,“2”是二个差生,让每一个老师与两个后进生结成帮扶对子。政教处在开学初,就召开各班主任和科任老师会议,由大家推荐“差生”,严格按照“1+2方案”落实到每位教职工身上。“1+2方案”打成表格形式,内容有十多项,包括联系家长次数,与学生谈心时间地点内容,如果是农村贫困生或者属于留守儿童,还必须有物质帮助与书籍赠送栏目,我们校长也不例外。学期结束,学校要统一收回“1+2方案”表,并以此表作为对教职工考核量化的主要内容之一。其间,我从不同刊物和网页收编了《鹏城希望学校素质教育参考资料》分发给每一个老师,其中有如《Hello,老师》、《一位博士副市长的教育理想》、《陶行知的“四个糖果》、《我的眼里没有“笨蛋”》、《我以生命担保他行》等精彩阅读。

在期末工作总结会上,我深刻地剖习了自己与小范的心路情结。学生犯错误,这是难免的问题,美国有一句流传很广的宽恕格言:孩子犯错误,连上帝都会原谅。把“尖子生”培养上大学,这不难,也不值得沾沾自喜,我们的当务之急,是如何让大量象小范一样厌学的孩子找到自信,找回自信,让他们感觉到自己人生有亮点,让他们心理更健康,更热爱生活,懂得成长的责任。每个孩子有每个孩子的特点,也许他学习成绩不行,但是他富有爱心;也许他数学不行,但他不缺条理;也许他语文不行,但他言词准确;他不长于体育,但他身体健康。毕竟,小范们终将要长大,要为人父为人母,要成为社会中的一员,任何对他们的伤害与抛弃的行为都是不负责任的。

一堂课上偶发的事件,一段师生矛盾冲突的情感历路,从我身上点燃,延烧了全校教职工的心,激起了关于如何对待“差生”的老话题的大讨论。而今,那冲撞校门大声嚷我名字的稚嫩童声犹在耳边,老师们同样记忆犹新,我很庆幸自己的亲身经历成就了一篇活教材。至此至今,我校教职工特别是班主任不再轻言处理学生,也罕有“劝退劝转”的现象发生。正如那句老生常谈:“苟日新,又日新,日日新”,我们面对的是活生生的人,“活生生的人需要活动中的情感交流”。如果没有那一次清明节的野外接触,我和小范的故事结局肯定不是这样。小范初中毕业后,去学了驾驶,现在已经在某镇政府开车。我们在县城偶遇,还互相递香烟。前不久在一家饭店接待客人时,我和小范无意相逢,正巧有老师随身带相机,给我们这对“冤家”拍了一张合影。(原载于《当代教育》2012年№3

 

 

作者简介:

韦正文,男,贵州省三都县鹏城希望学校副校长,县作协副主席,黔南州作协会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

 

主办: 当代教育杂志社 Copyright ◎1997-2017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