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当代教育网站:http://dajy.qikan.com:http://dajy.qikan.com

banner
2017年第3期

2017年第3期

           语音版       原貌版       文字版

教坛精英

山区支教“白求恩”

字体:

山区支教白求恩

——清华大学博士后、贵州毕节市教育局副局长王振权工作特写

文/陈菊

 

通过教育政策创新和教育方式转变,尤其是新课程改革突破,助力试验区内涵与特色发展的洼地抢跑与垂直起飞的科学发展之路,探索八百万人口大区穷财政办强教育的模式,带着一腔教育报国的赤诚,怀揣促进区域教育均衡发展,促进教育公平的教育理想,清华大学博士后王振权向试验区走来,扎根在乌蒙山区的教育事业中……

 

引言:一条来自洋思中学全国教学盛会现场的短信

  20121122日,毕节市第四实验高中校长谭刚应江苏省教育书院、洋思中学之邀带领该校骨干教师到洋思中学做新课改经验交流、教学现场展示,并作为嘉宾,在来自全国名校的教学交流会议上作典型经验报告。23日上午,坐在全国名校会场主席台上向来自全国各地300多位校长、局长做典型经验发言的这位贫困山区薄弱学校校长,心里所翻腾的却是在这次第一次赴全国会议交流经验的路途中给毕节市教育局副局长王振权发的短信:“思想有多远就能走多远,感谢王局给我的梦想插上腾飞的翅膀。”

  在20129月新学期教师节大会上,校长谭刚动情地称呼小自己十岁的、尊敬又可爱的王振权博士后是党中央派来的课改专家,是从天而降的“及时雨”,是不远万里来到毕节国家试验区的“白求恩”。

 

政策建议:倡导技能主线的教育民生

  立足地方实际,发挥专业优势,在贫困山区800多万人口大市的城市化进程中,教育民生是区域教育改进的生命线。

  受国家部门和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委派,自201266日挂任毕节市教育局副局长以来,王振权博士后已经在毕节教育系统工作近半年时间了。挂职时间虽然不长,但已经有了很深刻的经历和厚重的感受。王振权说:“我在这儿获得了成长,获得了从国家到地方领导无微不至的关怀,‘给位置’、‘压担子’,在进行课改的过程中,各种曲折经历让我终生难忘,丰富了我的精神世界,我深深地爱上了试验区这片土地。”

  按照毕节市教育局党组的分工安排,王振权主要协助局领导工作,并协助相关的局领导分管基础教育、教科所、试验办等部门的工作。王振权秉承母校清华大学“行胜于言”的教风,在工作中讲政治、顾大局、重实干,立足地方实际,团结地方同志,发挥专业优势,紧紧围绕毕节国家试验区三项教育体制改革和教育部贫困山区素质教育试验区项目开展探索实践。在国家实验区工作,报效祖国于王振权而言并非口号,而是落到实处的热忱,实现抱负的彰显。满腹教育理想有了施展的天地,王振权将自己的激情挥洒到与800多万毕节人民休戚相关的教育事业中,扎根、实践,深有“如鱼得水”之感。教育局高洁老师深情地说:“王副局长除了工作就是工作,忘记了高原湿地带给他的腰酸背疼,克服了生活上的不习惯,经常看到他的办公室灯光深夜还亮着。”

  在毕节第一个月的时间里,通过在乌蒙山区进行调研,王振权守在夜深人静的灯光里,殚精竭虑,研究出了这样的适合地方区域性发展的教育生态理论:“立足后发赶超与洼地起飞,贫困山区可创建‘多元开放、融合发展、技能主线’的教育民生之路;从‘中部崛起’与‘教育起飞’的视角,中部地区可形成‘以三位均衡推进教育现代化’的模式;从‘高位均衡’与‘轻负高质’的教育生态定位,东部地区教育发展路线可以是‘以教育生态理论推进区域教育现代化’;从将教育视为‘先于经济的经济’的‘教育第一’高端理念出发,立足城市化发展的高位创新驱动阶段,可将新课程改革作为现代学校制度区域性深度变革的支点,以个性化的教育改进奠基优质公平教育的内涵与质量,如此便可形成具有科学价值的教育综合改革的区域推进模式。”

 

底层设计:贫困山区薄弱学校的发展方式改进

  探索贫困山区教育均衡发展之路,助力教育超常规内涵与特色发展;转变教育方式,深化课堂改革 ,聚焦轻负优质 ,促进教育公平。

  毕节市是胡锦涛同志时任贵州省委书记时创立的第一个国家试验区,也是贵州省唯一承担国家三项教育体制改革的试验区。王振权说:“毕节教育发展模式就是在贫困山区极端困难的条件下开拓优质均衡教育的发展之路。”基于此,王振权积极探索毕节教育后发赶超、科学发展的方式,参与了毕节市常规教育管理的各项分管工作,修订完善了毕节市教育科研管理办法、毕节市高中教学质量评价方案等重要的制度建设和基础性管理文件;全面助力毕节教育的超常规内涵与特色发展。201275日,他来毕节工作一个月,即形成了在毕节试验区工作后的第一份调研成果——《选择适宜的区域教育改进路径》

  理论的最高价值在于植根实践。王振权在不断的践行中,以自己的行动诠释了“行胜于言”的清华大学教风。他亲临一线,深入课堂,探索“毕节模式”,促进贫困山区薄弱学校的教育改进。王振权说:“毕节有3590所学校,搞好每一所学校,就是毕节教育的成功。西部博士服务团扎根地方,贵在专业优势。根据局主要领导的安排,以毕节市最薄弱的第四实验高中为实验基地,积极探索贫困山区教育均衡发展之路,让薄弱学校感受到教育的希望和信心,促进教育公平、区域教育的均衡发展是我的教育梦想。”

撬起贫困山区教育公平的短板

  坚持优良作风,保持优良学风,唯实践行,这是清华大学教风——“行胜于言”的最真实的体现。

  群山莽莽,山路蜿蜒,一路陡峭一路颠簸,多次长途跋涉,让王振权这个平原上长大的北方人有些吃不消,但是试验区孩子们渴望成功的眼神,却牢牢地坠住他的心。在这个崇尚“唯实”的清华博士后的口中,人们听不到什么高深的理论,却有一句口头禅:“哪有在岸上教人游泳并指手画脚地说这样游、那样游,自己却不下水的”。因此,他走遍毕节市的72区的乡镇村舍的山山水水。王振权下县必进学校,进校必进课堂,进课堂必和老师学生对话。他到过几十所学校进行调研,最东边到过毕节市的金沙县城关小学开展工作,最西边到了贵州最西部的威宁县石门坎的石门中学进行调研和检查工作。20121126日这一天,王振权又第三次奔赴威宁县调研检查工作去了。正是在扎根基层的日常工作中,王振权坚持优良作风、保持优良学风,不怕艰苦、无私奉献,与地方同志打成一片,与毕节市人民结下了深情厚谊,留下了真诚踏实的教育足印。

 

局长陪我一起吃饭

360°高原生态课堂的38.2℃体温

  教育生产力就是课堂有吸引力,教师有教学力,学生有学习力;教育生产关系就是和谐的师生关系;教育生产方式就是以学的方式去教的新型的导学方式。

  360°的高原生态课堂是以生为师,以天性为师。学生在哪里,中心就在哪里;问题在哪里,黑板就在哪里。教师以38.2℃的课堂教学力孵化学生的学习执行力,完成从解惑到启疑、导学、导教的角色转变。

  20121120日,上午第四节课,七星关区撒拉溪中学九(4)班的徐龙在接受当学术小助手前,和博士后王振权有个约定:

  “徐龙,你在课堂上好好表现,下课有饼干吃。”

  “那下课后,我在哪儿找你!”

  这是一堂由毕节第四实验高中物理老师迟华准备的以学生为主体、关于电路的物理复习课。徐龙气定神清,出色地完成了导学任务。下课了,徐龙跟在迟华的背后紧紧相随,“请问老师,那个胖老师(博士后)在哪里?我要找他兑现饼干的事情呢!”徐龙找到王振权的时候,却得到一个更出乎意料的答复:“徐龙,现在没有饼干,我答应请你,陪你吃午饭,好吗?”这一下徐龙高兴极了,跟着博士后一行先来到学校办公室参加了评课,说出一通自己的看法来,语惊四座:“我认为老师不应该只让一个同学讲一个组的讨论结果,要让不同的同学分别轮流作答,然后各个组又‘交叉火力’,这样老师就会得到一个全面的回馈。”

  等到了餐馆吃饭的时候,徐龙跟博士后已经很熟了,记者一说拍张照片吧,他就向博士后靠了过去,露出少年无忧的笑,左手做成一个捌搭在博士后局长右肩上幸福的PESE

 

长效机制:筹建毕节国家试验区课改联盟

  201211月初,王振权召集了毕节市各县(市)一共10余所学校的校长进行毕节国家试验区新课程改革联盟的筹建工作,为下一步课改在全市的铺开做准备。

  从教育决策到政策设计再到政策实践,是一个充满管理智慧的过程。王振权自20127月初驻校开展实验工作以来,以身作则,忘我工作,为毕节一中这样的优质高中、七星关区三板桥中学这样的薄弱学校,乃至于织金县的特殊教育学校等各级各类教师培训指导30余次,“感动”和团结了对教育改革工作持怀疑、抵触、不合作的老师,把学校的教学质量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

  自9月以来,第四试验高中改革的风声不胫而走,全市各县市每周有35所学校到四高来参观学习。王振权说:“看着四高一天天的变化,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在成长一样,心里特别高兴。”

  1023日,第四试验高中受全国著名的学校——江苏无锡锡山中学邀请,派出吴长贤和肖慰两名语文教师到该校参加全国10所学校的课改联盟教学交流会。并且四高是贵州唯一的一所加入全国十所名校课改联盟的学校。

  王振权怀揣一个教育心,以专业的教育人生撬起西部贫困山区的教育公平短板,做好纽带工作,引进和整合智力资源,先后引进全国名校“洋思中学”等名校长和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等名专家资源,传播和引领 “有效课堂”等新理念、新思维、新方法,带给了毕节教育新的改革动力,产生了良好影响。然后又以点带面,筹建毕节国家实验区新课程改革联盟,推进全区有效课堂改革,进一步为毕节教育教学的持续改进提供组织和机制保障,全面推进了毕节教育质量内涵与特色的转型发展。

  620日,原教育局长余大亮携王振全来到四高,委托他以这所薄弱高中为基地探索贫困山区素质教育的突破口。8月,新任教育局长赵昌伦新任第一次讲话就选在第四实验高中,提出办有良心、有质量、有责任的教育。金沙一中校长杨光进在贵阳学习期间,专程从贵阳赶到毕节请教王振全后;黔西一中得到消息,全体领导班子在王振全从贵阳机场回毕节的路上挽留他指导学校工作。

  11月初,王振权召集了毕节市各县(市)一共10余所学校的校长进行毕节国家试验区新课程改革联盟的筹建工作,为下一步课改在全市的铺开做准备。

艰难突进的课改事业

破冰于一片赤诚真心

  课改自2000年开始,到2010年已经进行了10年,我市已经失去了第一个10年,不能再失去第二个10年了。我市之所以在过去的10年中没能跟上,就是缺乏像王振权这样的专家引领并深入课堂手把手地教。之后是他激起了教师们潜在的创造力,让教师自己去想、去设计,最终走向教育教学的“唯实”。

   语文老师姜启华说:“我真是被他(王振全)感动了,才参加课改的。”说着拿起笔在本子上郑重地写下了自己对王振权的评价:“真正的课改专家,老师的老师,贫困山区学生的希望。”接着,姜启华说:“博士后指导课改,让贫困地区的学生重建自信心,而且真正有了成功的希望。他呕心沥血,为了毕节试验区的课改,多方联系,拉赞助,送老师们到外面去培训;利用自己的资源,把好朋友韩立福教授请来,还把洋思中学也拉过来与四高结成了姊妹学校。秦培元校长到四高的当天,就表态捐赠一台2万多元的钢琴给四高,他所做的这些,我们能不感动吗?”

  课改之初的故事像电视剧一样在姜启华的大脑里连播:“他一次又一次地到学校去,上课也走进教室去听,可是老师们都躲着他,有时还吃了闭门羹。开始时,我在上,他也上,我在讲台上讲,他就在黑板上画图。我心想,你有本事你就来上,不要把我的课弄得乱七八糟的。他却问我‘你累不累啊?’我说‘当然累了!’他又不上要让我继续来上,只让我说两句话就是‘上课。下课。’把我都搞懵了。”

  20121123日,在全市2012年语文年会上,面向来自全市的3百多名教师,姜启华在他的报告《为学生而改变,为实效而努力》中分享了这段艰难破冰的课改经历:“关于王局长的画知识导图,我是受益颇深,在我上《动物游戏》和《廉颇蔺相如列传》的时候,我让孩子们画知识导图,孩子们交上来的导图,千差万别,令我震惊,有的居然创作出了漫画搞笑版的《廉颇蔺相如列传》,我坚信我的学生终生记住了这一课;有的学生用一面彩旗来表达《动物游戏》,说旗杆就是我们的课堂活动,旗帜是我们认知的知识面,旗帜上的星星代表已掌握的知识,其余的是待探索的领域,旗帜之外是宇宙的边缘。”

  在姜启华的心中,王振权很会鼓励人,也很有人情味,他把自己得的月饼与学生老师分享,请老师们吃饭。老师们到办公室,他先倒一杯茶,请老师先坐,一点架子都没有,一片真诚感动人。

  自201288日在四高成立课改办公室暨高二(1)班课堂改革基地以来,四高的师生们与这个清华大学来的博士后局长确实有着太多的故事。

  课改办公室主任陈双盛则希望王博士后能留下来,为试验区的教育作长期的指导。陈双盛认为,课改自2000年开始,到2010年已经进行了10年,毕节已经失去了第一个10年,不能再失去第二个10年了。我市之所以在过去的10年中没能跟上,就是缺乏像王振权这样的专家引领并深入课堂手把手地教。而一个地区的教育改革,只凭着走走看看,就想真正地进入到深度课改是不可能的。陈双盛说:“现在,王局长把课改的火把点燃了,毕节还需要至少两年以上的扶持和推广,才能够真正扎下根子;只有四高的成功,不是真正的成功,要全市每所学校都成功了,才算是均衡发展,才算是教育公平,所以我们大家要尽自己的努力,把王博士后给留下来啊。”

  数学教师张义海则认为王博士后虽然层次高,却很谦虚、谨慎、责任心强。张义海说:“特别是他在吃饭的时候,想到了什么,放下筷子就讲个没完,如果你照着去做了,他就可以饭都不吃了,他就高兴了。他激起了我们潜在的创造力,让我们自己去想、去设计,最终走向教育教学的‘唯实’。”

  2012823日,张义海被安排为来自全市的老师上示范课,心里很大压力,害怕丢了教育的脸,就多次去找王振权。大中午的,王振权等在办公室,张义海发自内心地说:“博士这颗对教育事业的心,是我发自内心崇拜的。”

  张平也是四高数学组的老师,第一次见到王博士后并进行了一番对教育的交流之后,张平觉得他很实在,一身正气,是个用心做教育的人。

  在学生当中,高二(1)班的徐新霞同学说话有条不紊:“王局长对我们班比较关心,讲的东西对我们有帮助,他的方法提高了我们的学习积极性。他知识渊博,和蔼可亲。现在我们已经进入状态,学会了预学,掌握的知识也牢固,小组合作互相交流,增大了知识面。”

  这一天是20121121日,徐新霞说这一通话的时候,男同学赵发欢正拿着一块抹布蹦跳着擦玻璃,口里欢快地唱着“左擦擦,右擦擦……”一副开心的模样,他和徐新霞几个同学正在做值日,谈到王博士后,赵发欢语气更加欢快了,“王教授对我们太好了,常来看我们,帮助我们解决问题,他把我们给弄懂了,现在我们只有靠自己了,以前的传统教学,首先是老师满堂灌,老师给出重点,布置我们去背,上课都没声音。唉,反正,现在就只有靠自己了。”赵发欢吐出舌头,觉得自己的话没表达清楚,很滑稽地把提着抹布的双手在胸前一交叉,脸上跳出明亮的笑容,继续擦玻璃去了。

  陈勇提着一个拖把走进教室来,与记者打了个照面:“王教授太可爱了,他的方法很实用,在物理课上,教授让我们画图、分析、比较。比如画一个把力分开的图,清楚了力的方向,题就好做了。与原来的课相比,原来的知识是强行记忆,现在的是靠自己翻资料、上网查,自己动手动脑,掌握得很深刻。”

新课改走进撒拉溪:挑战大班额

  每堂课要做到四线归一,即方法线、问题线、典型线、知识线,最终归为思维线。上课的时候宁愿让学生天天讲一道题,也不要老师在课堂上一节课讲三道题。要像庖丁解牛。老师导,导什么呢?导关键点、难点、需求点。

  20121120日,王振权率市实验四中英语、物理、化学三个学科的老师到撒拉溪中学,进行高中老师对初中相应科目的课堂改革授课。这是试验区有史以来,由专家引领高中老师上初中课,是打通初高中链接的一次尝试。

  撒拉溪中学九(3)、九(4)两个班级共有100多人。大约10点,老师们抵达该校,飞速了解了班情后,将课桌围成每10人一组5人5人的相对而坐,用课前最短的时间迅捷地选出了每组的组长、学科长,导学单发到学生手中。

  三个学科的老师分别是英语陈双盛、物理迟华、化学张亚琼。由于课堂改革在四高自201288日以来,已经由一个班的试点到全校铺开,已经有四个月了,所以老师们轻车熟路地走进了课堂,展开了导学。每个班级选的学术助手都落落大方,很得力。师生之间第一次配合,很顺利地完成了教学,将原来课堂“一言堂”变为“以生为师”的新型模式的种子种在了撒拉溪中学。

  学生反馈:记忆更深刻了。顾丽娟是九(4)班的学生,在迟华老师的物理课上表现尤为活跃。她说:“根据这种方法,如果自己思考的问题正确了,记忆就更深刻了。而平常的课,很直接……嗯……咋说呢?嗯……”她挠了一下后脑勺,吐了吐舌头继续说:“反正,这种方法学知识记得牢。”袁影也是九(4)班的学生,他说:“今天的课,让我对电路图更加理解了,很好。”九(3)班的张东梅则说:“这种方法好交流,好讲题,我们‘加速组’的10个同学以前就从来没有这么学习过,今天觉得特别的新鲜,每个同学都讲出了自己不同的看法,很好的。”

  专家指导点评

  王振权:“此次四高老师到撒拉溪中学上课,旨在新课改挑战大班额。今天迟华的课前半堂是非常好的,后半堂出来一个挑战的,却心慌了。其实不必,要记住:学生是第一教学资源,要学会踢皮球,把问题还给学生,以学生为第一教学资源。迟华这堂课最差的一个败题就是接招了,学生一问,你就慌了,一个问题就把你逼回到传统教学去了,然后就讲得滔滔不绝。每堂课要做到四线归一,即方法线、问题线、典型线。知识线,最终归为思维线。上课的时候宁愿让学生天天讲一道题,也不要老师在课堂上一节课讲三道题。要像庖丁解牛。老师导,导什么呢?导关键点、难点、需求点。在这里提一个要求:四高的老师要认真听取撒拉溪老师中肯的意见,好好反思。”

  撒拉溪中学校长的小结:今天的课是不可评价的,超乎寻常的是新课改在撒拉溪开了头、播了种,这就有了希望。从今天起,主管学校的领导层、老师、学生,都要从教法、学法上沿着这个开头走下去,后面的价值是很大的。

手机短信寄深情

真心博士连四方

  搞课改就是转变观念、解放思想,但比解放台湾还困难。虽然比解放台湾还难,但是毕节市第四实验高中的校长谭刚说:“砸锅卖铁也要搞课改。”

  2012910日,也是王振全来毕节满百天的日子。他的手机几乎每一秒钟就会收到一条短信,这让他有些懵了。这个有短信必回复的博士后急了,于是打电话给校长谭刚:“孩子们是不是在用软件给我发短信,你快让他们别发了。”事实上并没有什么软件,短信还是一条条地飞进手机。这一来王振权的手机储量不够,只是删短信和回复短信都把他的手给弄酸了。

  凡是见过王振权的人,都会看到他手里总捏着手机,仿佛进入了一个旁若无人的世界。手机,这个现代通讯工具,成了王振权连接祖国四面八方的教育人心灵的纽带。

  在王振权的手机里,不同的短信所表达的是同一种心情,即渴望成功、尝试了成功、心里的喜悦和感激、困难和问题等都向他抒发。

  “万分感谢王局,在王局引领下,砸锅卖铁也要搞课改。”这是四高课改之初谭刚的心声。“王局,万分感谢您对我校的帮扶!我现在才真正体会到秦培元校长说的‘搞课改就是转变观念,解放思想,但比解放台湾还困难’。我校不但底子薄,积蔽更大,但请王局多理解,我来这所毕节市区最差学校的目的就是要改变它,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我一定想尽千方百计克服困难。”

  “本来就喜欢工作,再受到你工作狂的影响,更卖命了,确实希望你能留下,但若课堂改变现状比较艰难,不如从上至下通过政策设计来改变,这样才有持续性。”这是陈双盛的想法。

  更多的五花八门的短信都围绕着课改:

  “扶持薄弱学校,四高瘫痪那么多年,原因复杂,哪能那么容易就起来。你一个人忙,大家应该给你必要的支持,你也需要带一个团队调用一些有力的资源。”

  “教授局长好!有缘与您结识,是我进步的开始。受您风范的影响,我们学校、老师、学生和我本人都愿意与毕节的教育建立密切联系,互助学习。向您致敬!佳节愉快!南京市北京东路小学阳关学校校长何义田。”

  “王局,今天下午集体备课时间2∶30,学科:语数外。特此报告。”

  “领导你好,十分冒昧地联系你,我是那个几天前在毕节给你吃了几个红色李子果并鼓动你自己动手去摘的黔东南人。我们校长要求我找到你的电话,他是一个课改狂人,于是联系你就变成了政治任务。好在总算是找到号码了,早知道这样不如当天直接要了。呵呵。”

  “博士,昨天我们进行了一生一案的阶段性交流,效果超级好。”这是一位新课改教师午夜发来的短信。

要科学地去爱孩子

要专业地尊重学生

  学堂就是教室,学生就是学者。教育就是顺性达人。教育塑造人,教育者也在塑造教育。

  在王振权的教育语库里,不乏闪光的教育慧语,直指心灵。长期与他一起共事的教科所小学组的主任谭光明说:“和王局在一起,受益匪浅。他的语言生动形象,深入浅出,让人心中豁然开朗。例如他说:上课要上的眉清目秀,不要上的披头散发,等等。要是有时间给随时记下来,可以建一个王博士的教育语录库了。”在接受记者的采访中,王振权的理论都是来自鲜活的实际案例。

  自2012910以来,我曾多次跟随王振权出差随行采访,收集整理了一些他于课堂教学实践中随口蹦出来的教育话语,摘登于此,与教育界同仁分享:

  教师专业发展要适合教师,从洗脑转向洗手,从观念决定行为,到行为决定观念。

  教育是人的自主建构过程。

  尊重差异,呵护天赋。

  让学生成为学习的主人。

  课堂教学就是提高和发展学生的学习力。

  学堂就是教室,学生就是学者。

  教育就是顺性达人。教育塑造人,教育者也在塑造教育。

  以人的发展为中心,以人的方式把握人。

  以学生做主语重新定义教学的每个环节。

  “有效教学”是“低碳达人”的知识经济社会形态的教学形态。

  以人为师,以天性为师,回归教育原点,背弃雕虫小技,背弃舍本逐末,教育大道是“低消耗,高效益”的师生持续发展。

  “以学定教”是最低碳的教育方式。

  学习生活,是最有生命力的智慧生活。

  不求人人成为精英,但求人人感受成功。

  教育者的“尊严”,根本上来自于对于教育本质规律和学生发展规律的深切敬畏。

  欣慰NO.1,更关注ONLY1,在教育所生成的伟大变化中,换一种视角,每一个孩子都是NO.1

  享受教育、个性化教育是真教育,是合生命、合自然的教育;是善教育,是使人完善、社会和谐的教育;是美教育,是教育人,学习人在教育生活方式中的自足。

  在需要状态下学习,在研究状态下工作,在创新状态下发展。

  个性化教育是高品质的生活方式。

  教育的根本目的可以理解为“过一种热情的生活”。

  个性化教育是基础教育的顶层设计,是突出高端理念的上位引领。

  只有偏僻落后的思想,没有偏僻落后的地区。

  合规律求真,和目的求善,二者兼具就是美了。

  要有让课堂动起来的勇气,更要有让课堂静下来的智慧。

  仅仅只有爱是不够的,仅仅只有尊重也是不够的,要科学地去爱,要专业化地去尊重。

 

结语:和局长相伴的一天

  曾多次表达要求王博士后长期留任毕节意愿的市教育局党组书记余大亮充满深情地对王振权说:“你的到来掀起了毕节教育教学的改革热潮,一些薄弱学校的改进初见成效,我特别向你表示感谢!”

  20121122日,毕节市教育学会的“2012年语文教育教学研究会第四届学术年会”在赫章举行,市教育局的领导班子和语文教研员兵分三路先后抵达赫章。王振权这一天都在繁忙中度过,他上午在局里上班,接近中午时,匆忙赶到四高,对准备到洋思中学参加教学交流的校长谭刚和英语、物理、化学三个学科的老师们进行指导,而头一天晚上,王振权为了给四高课改实验班的老师解决人手一台手提电脑的问题,与深圳的相关教育部门的朋友联系,一直到凌晨200才睡。中午200,与毕节一中的姜启华老师有约,一起乘车赶往赫章,这一耽搁,从四高奔过一中门口乘车,抵达赫章时已经是晚上6点了,这一天王振权没来得及吃中午饭。

  美丽中国、美丽教育、美丽毕节。为了展现毕节教育人的新形象,发掘毕节教育精神,王振权借助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节目组特邀指导专家的身份,协助中央电视台在毕节市威宁县采访报道“寻找最美乡村教师”工作。毕节市威宁县新发乡宝塔村新发民族小学教师刘习聪与杜郎口中学校长崔其升等人一起获得中央电视台2012最受关注的乡村教师奖。

  在1123日语文学术年会上,作为全国新课程改革的领军专家,王振权为来自毕节学院、教科所、七县二区的三百多位毕节语文学界的领导、专家、骨干教师做了一场题为《语文教学对话:有效课堂的理念、问题、策略、工具》的高端培训讲座。曾多次表达要求王博士后长期留任毕节意愿的市教育局党组书记余大亮充满深情地对王振权说:“你的到来掀起了毕节教育教学的改革热潮,一些薄弱学校的改进初见成效,我特别向你表示感谢!”而此刻,在贫困山区的清华博士后局长那张充满教育真诚的国字脸上,依然呈现出撬动西部薄弱地区教育公平短板的梦想,依然可见映照着他那颗忘我跳动的让贫困山区的孩子享受最优质教育的教育大时代的教育心。原载《当代教育》2013年№1

 

主办: 当代教育杂志社 Copyright ◎1997-2017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